网站首页 > 汽车 >

从烫婆子到暖手宝,聊一聊近代中国取暖工具的发家史

酱游瓶儿
2020-10-13 20:45:16

一场新冠肺炎让整个2020年变得无比的漫长,闷在老家几个月的时间,闲居无聊,免不了翻箱倒柜,砸墙拆屋,寻摸点老旧物件消遣,于是便翻出了这个物什。

这玩意儿乍看上去貌不惊人,只不过是一个陶瓷坛子,但与平时常见的瓷坛造型又有所区别,又圆又扁,粗腰细口,横挑双鼻,穿一根麻绳,方便拎起。拎起来重量不是很沉,但也绝对不轻,应该是瓷壁不厚不薄,且分布均匀的缘故。开口之后,一眼便能看到坛底,按这个形制计算,容量确也不小。

若说是盛装酒水或者酱醋五味,这种造型占用横向空间甚大,其上又不能堆叠贮藏,且不好外倒。再细细思忖,难道是传说中的尿壶?但入口太小,纵深也不够,若不是枪法神准,恐怕也不易命中,极易造成“满室留香”的尴尬。一时怎么看怎么别扭,竟不知所为何物。

(一)

最后还是家里老人解惑,这敢情是几十年前用的热水袋。说是热水袋其实也不太贴切,感觉叫热水罐恰当一点。这种热水罐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非常流行,不同的地方又有各种不同的叫法,比如水鳖子,烫婆婆,水捂子。其造型也非此一类,还有一种很流行的横卧形状。

用法呢倒是跟现在用的热水袋大同小异,开盖注入热水封好,再在外面套上一层布套或网格用以隔温,免得被新水烫到,或者降温之后生凉。在热水袋还没有进入千家万户的年代,这种热水罐就成了老百姓越冬的“圣器”。

在我的记忆里,但凡过冬取暖只有两样东西,老家热呼呼的大炕还有非红即绿的橡胶热水袋,这种热水罐还真是第一次见。细细想来,陶瓷材料虽不及橡胶塑料隔热性好,但在热水袋尚未完全普及的年代,倒不叱为一种上上之选。只是心中尚有疑问,橡胶热水袋在中国出现的很晚吗?

于是翻阅了一些资料用以求证,也浏览到网上说外国人见到中国热水袋如何震惊云云,经过梳理之后发现这些都是讹传,因为热水袋本身就是外国人发明的,并非中国人的专属,现下这帮外国人震惊的应该不会是热水袋本身,而是中国强大的制造能力或者是他们没有见过的热水袋花样。

言归正传,追溯热水袋的发明要来到上世纪初的一个东欧国家——克罗地亚,还是下面这个全员姓“奇”,夺得世界杯亚军却比冠军收获更多掌声的克罗地亚。

1903年,克罗地亚的一个工程师爱德华·潘卡拉发明了我们现在普遍使用的橡胶热水袋。不过橡胶热水袋发明以后,最开始的应用是医疗热敷,并没有广泛地普及开来,毕竟克罗地亚地方不大,人也不多,没有特别大规模的市场,也没有大的橡胶工厂投产这种热水袋的生产线。

把它真正推广开来的却是一个意大利轮胎商Pirelli,是不是有点眼熟?没错,中文翻译过来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倍耐力。以橡胶轮胎为主业,生产热水袋自然也就简单的多了,毕竟那个时候,任何发明只要进入商品的范畴,面对一片空白的市场,基本上相当于独家垄断,于是橡胶热水袋开始在全欧洲盛行。

(二)

那热水袋传入中国是在什么时候呢?笔者从资料中没有找到确切的时间,只能大体推测出是在清末明初。虽然时间笼统,但是热水袋进入中国的首站却很明确,也就是那个年代的远东第一名城——上海。当时的上海滩还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各国的租界和各种名姓的公馆林立,来自全世界的外交官商人传教士云集,好莱坞刚刚上映的电影很快就能在沪上电影院里看到,而热水袋也就在这个时候被带来了中国。

整理完了热水袋传入中国的历史,又有一个不得不提的疑问,既然热水袋那么早就来到了中国,为何一直到了七十年代,我们还在用这种陶瓷的热水罐呢?

中国古代的取暖工艺水平之高,技艺之巧,远超我们的想象,这也从一个很小的侧面反映出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但因篇幅有限,我们暂且不表,只看二十世纪之后这一段。

清末民初之时,虽然热水袋大抵已经进入中国,不过毕竟属于舶来品,也就是进口商品,其价格自然也不会太低,这也就注定了热水袋只能是达官贵族,有钱人家才能拥有的奢侈品。而当时积贫积弱的大环境下,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老百姓尚在吃不饱饭的境况中挣扎求生,与热水袋之间自然不会有什么交集。

那个时候普通人家取暖,能有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铜罐铁炉,已经算做祖上有德了,大部分的老百姓用的都是类似于70年代这种热水罐的陶瓷罐子取暖,穷的人家只能干熬度日。有人会问,难道那个时候中国没有橡胶工厂吗?

有的,中国第一家橡胶工厂是1915年邓凤墀、陈玉波在广州创办的广东兄弟创制树胶公司,不过这个工厂主要生产胶鞋底。1919年,又在上海开办了中华橡皮厂,产品丰富了一些,包括鞋底、车胎和橡胶玩具。到了1927年,上海和广州的橡胶厂已经发展到15个。

但问题是,这些作坊式的小厂,只能制作工艺简单的商品,而且这些商品往往质量低下,容易损坏,又兼在整个民族遭受外侮的大环境下,势单力薄,无力与洋货竞争,大多数以夭折告终。至于那个时候国内究竟有没有制造过国产的热水袋,尚且没有找到过只言片语的记录。

(三)

五六十年代的大炼钢铁,民众家里留存的铁器铜炉基本上都上缴了国家,再加上金属导热性太好,散热也快,的确也不太适合被窝里取暖使用,也就不必将就了,铜罐铁炉取暖基本也就见不到了。不少陶瓷厂就设计出了这种扁圆的热水罐造型进行销售,毕竟陶瓷制作技艺自古有之,经过几千年的发展越来越精湛,陶瓷热水罐成了每家每户的必备。而在这个时间段里,老人们也说,我们这里依然没有见过橡胶热水袋。

其实细究原因,也很好理解,虽然不少建国前的橡胶厂保留下来了,但工艺并没有提高,而且作为原料的橡胶产量也很少。因此在六十年代后期知识分子上山下乡运动中,不少分配到云南的知青经常干的劳动就是开山种橡胶。不过橡胶不像普通农作物,种下五年之后才可以割胶,所以橡胶产量也只能慢慢增长。

这个时候呢,橡胶热水袋应该已经开始普及,但是是否是国产还有待商榷。因为在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林洙所撰《梁思成、林徽因与我》(甚有倚借梁林二人之名的嫌疑)中,已有了给病中的梁思成换热水袋的记载。

不过本着勤俭节约的精神,大多数老百姓并没有喜新厌旧,用得最多的还是老式的热水罐,实惠又实用,这种情况在有些地方的农村甚至维持到八九十年代。热水袋开始进入千家万户,也把热水罐的不足之处比对无疑。

首先自然是笨重,硌人,万一晚上睡觉不老实,一伸腿踹到地上,那可就白白碎了,还得吓你一个激灵。刚灌热水的时候烫的厉害,一晚未过,冷却下来又凉的发颤。橡胶热水袋的工艺和产量大大提升,价格也随之降了下来,不再是消费不起的奢侈品,热水罐也就慢慢成为了历史。

不过长我一辈的人说起这些陈年往事,往往都带着一种回忆不尽的韵味。寒冷的冬夜,倒满一罐热水,盖在几层厚实的新棉花絮成的被子里,浑身浸在北方的暖炕里,脚蹬小暖炉,一觉睡到天大亮,未尝不是一种美满的知足。

共有0个优质回答

用户名:

验证码:

相关问答

一场新冠肺炎让整个2020年变得无比的漫长,闷在老家几个月的时间,闲居无聊,免不了翻箱倒柜,砸墙拆屋,寻摸点老旧物件消遣,于是便翻出了这个物什。这玩意儿乍看上去貌不惊人,只不过是一个陶瓷坛子,但与平时常见的瓷坛造型又有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