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汽车 >

吉林的黄旗屯火车站到底是不是一代才女林徽因的设计作品?

酱游瓶儿
2020-10-10 19:00:06

从吉林市解放西路尽头再往西,穿过一片脏乱的巷陌,可以看到在另外一条小径的尽头有一栋土黄色样式的建筑,占地颇为广阔。建筑风格为欧式拱顶风格,虽然陈旧,但与周围的平房、小楼相比仍有鹤立鸡群的感觉。褪去了历史的底色,整个建筑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新奇别致,蔚为雅观。

这座建筑外被铁栅栏围了起来,两片栅栏中间的铁锁不知锁了多少年岁月。向南二三百米绕过一小门和一栋两层矮楼,可以见到南北走向的铁路,沿铁路向北可以绕到建筑西侧,靠南边的一个房间隔着窗帘隐约透出几丝灯光,说明这里还有人居住。北边的大厅从里边反锁,窗口也被遮挡,看不见里边的景象。

这座建筑就是早年间吉林市的客运火车站,北面的大厅就是当年的候车室,也就是现在的吉林西站,老吉林人叫它黄旗屯车站。

这个车站在中国铁路史和吉林革命史上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因为它是1927年张作霖的结拜兄弟张作相主政吉林期间,与日本人争夺铁路筑路权的时候,为了摆脱日本人的控制,而由中国人自主设计建筑的一条“中国路”——吉海线的总站。

有传闻黄旗屯车站是近代才女林徽因的作品,但没有确切的历史资料加以佐证。不过从当时的社会背景和林徽因的人生历程来看,笔者的个人推断倾向于设计者是林徽因。首先这个车站和东北电力大学院内的石头楼都建于1928年至1929年间,当时张作相为吉林省长,期间他亲自办的两件大事,就是筹建吉林大学和修筑吉海铁路。

当时的军阀官僚体系,虽然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但在政务上有两件事是他们绝对不敢怠慢的,一个是教育,一个就是交通,他们深刻懂得教育兴国,铁路强国这个道理。这一点从“东北王”张作霖一生对待教育和交通的态度就能窥知,而张作霖死后,他的继承者们将这种做派延续了下来。

林徽因与梁思成

一个原因是当时兼任东北大学校长的张学良早早就给这两位神仙眷侣递上了聘书,诚邀他们二人到东北大学创办建筑系(当时全中国仅有南京国立中央大学设有建筑系),而且在待遇上给他们开出了天价,梁思成月薪800元,林徽因月薪400。(而当时李大钊任图书馆主任月薪120元,鲁迅在中华民国教育部担任公务员,月薪300银洋,与陈独秀、胡适相等,郁达夫在北京担任经济学讲师月薪仅117元。)

另外一个教育原因就是梁启超对子女开明的教育观念,虽然这对小夫妻海外留学数载刚刚回到自己这个老家人身边,但他没有因为一个老人的情感强留二人在自己身边。而是让他们二人自己决定自己的前途,是要到东北大学挑起创办建筑系的大梁,还是留在北京找个学校进入别的科系做个讲师或者助教,其实说白了就是在鸡头和凤尾之间做一个选择。

最终二人选择了前者,他们的想法其实跟父亲一样。虽然有父如梁启超者,不必太过担心前途不济。但这对夫妇不想太过于依靠父亲的荫蔽,这也符合当时有识之士独立自主的社会风气,再加上二人想以建筑之结构,经略国家之根基,从而达成扶正救国的理想,于是欣然应允,远赴东北开创东北大学建筑系。

张学良对这对留美建筑师十分器重,而张作相又是张学良的叔父兼辅帅,亟待为吉林大学和吉海铁路网罗几个圈子里非常有名的设计师,把这些建筑整得像模像样,那他自己的名声自然也就能在圈子里大大地膨胀一下。而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出现可谓正中张作相下怀,别看两人年纪轻轻,那可是妥妥的留学美国专攻建筑系的顶尖人才,而且别忘了他俩背后还有一位当时在中国学术界举足轻重的老爷子。所以张作相的嘴角肯定是咧到了耳朵根,由此来委托一下自己的大侄子张学良出面请梁、林来设计大学和铁路也就成了很自然的事。

梁思成设计的东北电力大学石头楼

已有人考证过东北电力大学的石头楼的确是梁思成设计,是梁思成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回国后设计的第一件作品(很多人说梁思成设计的第一件作品是父亲梁启超的墓碑,可能受到电视剧情节的影响,这样描写的确增加了许多父子之间生死相隔的宿命情调)。参加设计的还有时任东北大学教授,同样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回国的陈植、蔡方荫等人,而作为梁思成的妻子,林徽因自然也应当参与其中,毕竟那个年代由女性参与设计工作已经不会引发什么三从四德方面的争论了吧。那么与之同时开工,同样重要的吉海铁路总站委托这个团队设计也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了。

黄旗屯站旧照

再来看建筑风格,我们现在看到的车站南北走向,北面是一个具有高大穹顶的大堂,屋脊东西向,正门面东,南面是与北面相似却小了许多的穹顶式平房,连接南北中间的是两层西式起脊楼房,和现代中式平房,中间有一约五六层楼高的圆顶方塔,最上的两层是通透的,由圆柱支撑塔顶。典型的弧形拱顶,立面线条丰富的法式玻璃窗棂,建筑元素的城堡式布局,建筑结构的教堂式分布,加上中式传统承重结构,挑梁飞栋的屋脊穿插,从建筑特色来说,虽然说不上绝妙,但整个火车站大气,实用,充分体现了中西方建筑艺术的结合之美。

个人妄测,应该是林在这座火车站的设计过程中有借鉴之嫌。我们拿1907年至1912年间德国人设计的济南老火车站对比不难看出,两者之间雷同之处颇多,简直可以说是济南老火车站的翻版,而当时济南车站是公认的国内最好、最适用的车站,其建筑风格也深刻影响了当时公共设施的建筑设计。至于为什么要仿照济南车站的设计,应该不是林徽因刻意为之,而是另有缘由。

林、梁二人从1928年到次年在东北仅仅呆了一年,一年的时间里,夫妇二人组建了东北大学建筑系,最初的教员只有他们夫妻二人,工作异常繁重。期间又逢公公梁启超病逝回京治丧三个月,再加上林徽因本人身体又不好,又刚好在孕期,设计这样一个规模不小的公共设施对于当年年仅24岁的她来说,可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家中琐事缠身心不在此,但又迫于与张家交情,不得已而为之,只好暂且借用他人之作,加以改动,也并不为过。

即便如此,现在的黄旗屯火车站依然成为了吉林市老城的地标建筑。林徽因一生只字未提设计车站的事,梁思成也未提起。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有着重要纪念意义的历史建筑,也是西方建筑风格兼容东方美学的典范。至于后来有人附会说造型如雄狮伏卧,我是没看出来,雄狮尾巴怎么会长到肚子上去?而且林徽因一代翩翩才女设计出来的东西,又怎会带上如此浓重的阳刚之气,实在不敢苟同。

共有0个优质回答

用户名:

验证码:

相关问答

从吉林市解放西路尽头再往西,穿过一片脏乱的巷陌,可以看到在另外一条小径的尽头有一栋土黄色样式的建筑,占地颇为广阔。建筑风格为欧式拱顶风格,虽然陈旧,但与周围的平房、小楼相比仍有鹤立鸡群的感觉。褪去了历史的底色,整...